置顶  元宇宙和既有的互联网形态有哪些显著不同?听专家来解答

By BruceLee

2021-11-19 11:52:01

浏览量1149

已赞0

元宇宙和既有的互联网形态有哪些显著不同?

  记者:你理解的元宇宙是怎样的?

  姜振宇:在我看来,“元宇宙”实际上是一个“土概念“,并不新鲜,也不是从零开始。它确实是互联网的发展方向,但已经是一个被反复讨论、研究、倡导,并且无数人正在努力推进的方向了。

  记者:元宇宙和我们当下的网络世界有哪些显著不同?

  姜振宇:它与当下既有的互联网形态最大的不同,在于取消了人与网络之间的“界面”——我们现在进入网络,尚且需要借助PC、手机、平板或者其他设备,这些设备共同的特征,被欧洲人极为精到地描述为“黑镜”。这些“黑镜”因此成为将肉身的我们与无孔不入的信息世界区隔开来的媒介——元宇宙将使得这些媒介/界面变得不再可见——并不是取消了,而是集成在了头戴式的虚拟现实设备上。

  记者:“元宇宙”这个词让不少初次见到它的人会感到有紧迫感。这个词字面上好理解,但具体指什么,还是需要探究一番。

  姜振宇:“元宇宙”这个词是新的,但其实它要做的事儿并不新鲜。在我看来,只是一个对以往“虚拟跟现实结合”技术的二次提升。比如这几年有一些大的IT公司做的“全真互联”“万物互联”“超元域”,都差不多。早在十几年前,AR、VR、区块链等相关领域都已经开始积累,这些最终以元宇宙概念的方式引爆。这么一引爆,搞出了大新闻,我认为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现代营销案例。之所以让人觉得有紧迫感,是因为在信息时代,瞬息万变,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担心自己被落下的焦虑感。

  记者:刘慈欣担忧互联网、赛博朋克会导致人类过度沉溺虚拟世界,从而失去向真实的星辰大海进军的动力。你对此有怎样的思考?

  姜振宇:我担忧的方向是:互联网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差别分化。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当然给人类带来很好的福利,比如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的准确度,以及获取资讯、信息的自由度。但其实,人们获得有效信息的门槛却是变高了。因为信息的过度爆炸,也导致对有效信息的收集、辨认、判断能力需求更高。如何利用好互联网这个工具,而不是被这个工具所反向捆绑,这是现代人的信息素养。拥有这个数字时代的信息素养,门槛还是较高的。如果你没有这个信息素养,那就很可能被大数据算法喂养,被包裹在信息茧房里难以自拔。信息产品一个接一个,玩明白就意味着是你能掌控它,而不被其控制。有的人用几个月就能玩明白,但有的人就需要三年。这种信息素养的差别,显然能深刻影响到人的生命质量。所以,人与人的差别会被进一步拉大。这是值得忧思的。

  记者:你觉得我们当下对元宇宙这个概念应该持怎样的态度才是合宜的?

  姜振宇:AR、VR技术和互联网肯定会继续向前发展,更加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去,这个大势是人想阻挡也无法阻挡的。一些巨头大公司做一些商业推广,有足够成立的行动逻辑和自身利益诉求,可以理解。但是我觉得行业相关人士,尤其是相关决策人士还是要冷静观望,保持定力避免盲目跟风,避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要分清楚哪些主要是成功的商业推广案例,哪些是真正值得做的。

  现实版“宇宙大爆炸”的起源说正在上演,甚至就在我们的身边。当所有人都在谈论元宇宙,头脑风暴、思维碰撞所释放出的强大量能中,“元宇宙”从无到有、华丽诞生。这是一个关键性节点,就算不是元宇宙的原点,至少也算元宇宙的元年了吧。所谓的“元宇宙”,正由最初的抽象模糊概念和想象模型,迅速完成具象化的场景填充与沙盘推演。于是乎,一种“元宇宙就在眼前”的判断,越发成为共识。而这,又衍生成“再不上车就晚了”之类的焦虑,鼓噪一时。

  而今,“元宇宙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,隐约又沦为了“什么都往里装”的筐。关于“元宇宙”,可以有最高级的论述,也能以最浅显的方式理解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“元宇宙”就是活在网络虚拟世界里,这貌似天方夜谭,其实是有理论上的可能性的。

  当人类必须回“实境”解决的“需求”越来越少,元宇宙的可能性也便越来越大。最彻底的避世,就是重构一个新世界;最终极的“弱缘社会”,就是开启新连结、新缘分……元宇宙的“未来”有无限潜能,而元宇宙的“现在”,却也不出所料地沦落俗尘。就如同以往的那些新概念、新愿景一样,起初作为学术意象的“元宇宙”,迅速被加工成了流行化的“知识快餐”,被玩成了文字游戏、玄学话术、商业噱头,被吹成了最火爆的“风口”,妖风阵阵的“风”。

发表评论
请先 注册/登录 后参与评论

已有0 发布

默认   热门   正序   倒序
    查看更多评论

    TOP排行